导航菜单

防疫是台湾的全面战争 陈柏惟:无法再负荷内贼背后插刀-鬼图片

武汉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未歇,台湾基进立委陈柏惟今(18)天表示,防疫进入持久战:这是台湾的全面战争!▲陈柏惟今(18)天表示,防疫进入持久战:这是台湾的全面战争!(图/翻摄自陈柏惟脸书)陈柏惟直言,非常遗憾的,台湾出现首例武汉肺炎死亡案例,但他强调,切勿恐慌,也不要随便猜测社区传播已经出现。 从政府指挥体系来看,各单位均各司其职,在岗位上奋斗,来看看防疫作战最新的状况:1.战情更新:COVID-19 多国社区传染的意义我国第19-22例武汉肺炎个案,是政府「主动搜索」发现,由于防疫检测能量增加,且国外出现无接触史个案,因此疾管署于2月12日主动回溯检验自1月31日起,所有「通报流感重症」但「流感阴性」的个案,结果「113例只有1例阳性」,再从此案接触者中全部筛检「79例目前验到3例」,才抓到此一组案例,与其说防疫出现破口,不如说这是我国公卫筛检堵住的防疫漏洞。目前台湾「仍未符合社区传播」标准,第19案白牌车司机「感染源不确定,可能是浙江台商」,且「本地个案远少于境外个案」、「没有持续或连续传播链」、「也没有广泛群聚事件」,因此至多只符合一个条件,和日本、新加坡状况仍然不同。然而,但国际陆续出现社区传播,主要原因为「无症状者便可传播」,「已康复者体内仍有病毒量」,因此很难完全防堵疫情。「我们要有心理准备,台湾要完全避免社区传播,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国民和政府都应该谨记:防疫成果的指标并非零新增、零死亡案例,而是疫情可掌控、医疗系统可妥善收治患者」。陈柏惟说,要特别警惕,在SARS期间,一开始台湾疫情只有零星发生,但却疏忽「没有国外旅游史」的No.149号超级传播者,或许是沈溺于零社区感染的宣传,而当时北市卫生局竟也延宕处理,在首例出现后的第40天左右,和平医院出现院内感染,疫情整个失控。而目前,是台湾出现武汉肺炎后的29天,挡不住病毒的疲劳进攻,至少要损害管理,避免传播链与院内感染出现,控制损害范围,也是疾管中心的重要任务。2.战术改变:防疫想定再升级在台湾仅有零星外来个案时,重要的是决战边界。当已有少数越界的本土传播时,我们还能围堵,并收缩防线,因此政府即日起已提升全面检验外国旅客 ,放宽TOCC(旅游、职业、群聚、接触史)标准,把所有14天内有国内旅游史,或在国内接触有症状外国人的个案都扩大筛检。同时也针对呼吸道群聚事件、医护人员、病因不明肺炎,全面筛检,以防漏网之鱼。然而,下一道防线呢?陈柏惟指出,当社区感染出现,我们就必须做损害管理,优先守住医疗院所、并救治重症个案。以我国负压隔离病房仅有1100床,若出现大量轻症或疑似个案,可能就会耗尽医疗资源。而出现院内或医护感染,更是会拖垮防疫能量!在社区感染出现后,可能需要更改负压病房的收治标准,甚至最糟状况,如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所说,轻症与无症状患者,视同流感在家隔离,不需住院。这都是依我们有多少能量而定。而依冠状病毒特性预估,进入夏季后,武汉肺炎传播能力便下降,时间推估在五月左右。在此之前,任何减少国内病例,保存决战实力的作为都有意义。「由于负压床位有限、重症资源有限、医护人力也有限,我们更需守护珍贵的『战略预备队』。在疫情有爆发风险之际,不该瞬间接收大量高风险个案,或消耗过多医疗资源于检疫,这是基本的道理」。而只要社区传播晚一天爆发,离天气转热、临床治疗经验累积、以及疫苗开发也就近一天。在国境决战,以及病毒的滩头堡决战,都是尽可能的延缓病毒指数性散播的出现,让伤害降到最低。3.战备增产:台湾至今所为仍可圈可点防疫战争,很遗憾无法快速取胜,必定是持久战。后勤整备的完善与否,将决定作战的成败。在「争取时间、降低伤害」的战略下,陈柏惟说,我们必须用我们买到的时间做好战备,这点台湾指挥中枢反应极快,可圈可点。在一个月内的时间,政府管制了口罩出口,征用了民间所有口罩厂,把原本半年时间压缩为一个月,新建了六十多条产线,让口罩产能从约每天188万片拉到目前460万片,再到月底的1000万片,跃升世界第二大口罩生产国。 而检验能量、消毒水、防护衣产能等能量,也都全面上升。口罩从全面配送超商贩卖,到实名制读卡限购,资讯系统仅花了两天完成转换,更立即做出App供全民查询。这是一个完全民主自由,不靠独裁威权的国家独力完成的,也是全世界防疫动员能量最优异的实例!「我们看到同一时间,日本口罩被扫光才慢吞吞的管制,现在急着增产;美国已有17洲口罩面临缺货;新加坡500万个战备口罩发完以后就没办法继续发送了。在防疫之战中,台湾光是抢先进入战时生产状况,已经先赢了第一步。哪个人还敢说货不够『进口就好』?」而在政府宣传,国人团结方面,也是值得骄傲。「我ok你先领运动」,减少了物资的消耗,只要能让物资优先供应有需要的人,就能让防疫战备多争取一点时间。当年,SARS在台湾的确诊病例,有一半以上都跟院内感染相关。优先强化医疗单位的能量,让前线单位有足够的支持与资源,才能最大程度保障国人的健康。陈柏惟也说,虽然,武汉肺炎目前无证实有效的药物或疫苗,然而Gliead Sciences 为了治疗伊波拉病毒开发的RNA聚合酶抑制剂Remdesivir,在NEJM一篇案例报告中被认为有效,也已被中国山寨试产投入治疗。我国则是走合法管道,台大已经做好以「恩慈方式」免费提供瑞德西韦治疗的所有行政程序,可提供患者使用。另外,抗HIV用药蛋白酶抑制剂 Kaletra (Lopinavir/ritonavir)等药物也被用于试验治疗,这些我们都要积极收集国内外治疗经验,来调整实验性的治疗策略。在疫苗部分,几间大药厂如Johnson & Johnson、Moderna、Inovio Pharma均已经开始开发疫苗,专家对于疫苗开发进入临床试验,预估时间从3个月到1年不等,至于真正量产普及,则可能更久。但若有必要,台湾连疫苗厂的扩建都是要考虑的。陈柏惟进一步指出,以武汉肺炎目前死亡率不高状况(湖北以外死亡率约不到1%)只要我们维持国内医疗不至于耗竭,病患能够分级,医护没有倒下,那么武汉肺炎的患者很高机会大部分痊癒。4.内除内贼外抗强敌:团结一致走向有效治理在这此疫情中,我们看到中央各部会已经尽最大努力,更新战情,努力调整战略目标,战备生产,然而,有一群人,譬如马英九、赵少康等,却是「什么政策都反」,反到无话可说只好说「运气好」。这样全面性的攻击,许多都是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大外宣,意图搅乱我国防疫政策,破坏作战量能,严重损耗医疗能力。我们已无法再负荷这些人背后插刀,必须唾弃这样的行为。「与其批评台湾,更该被谴责的是中国」。陈柏惟说,目前虽无证据病毒为人工所为,但有证据的是,中国政权的蓄意隐瞒,导致了疫情的全球扩散。刊载在Lancet期刊上的武汉肺炎最早案例于12月1日发病,此案例不曾去过华南海鲜市场,根本不符合市场内「动物传人」的假说。而从NEJM另一篇文章显示,疫情在12月中时,就已开始人传人。在12月时,科学家已经收集到检体进行分析,最慢在1月初,习大大已知道疾病完全能人传人,武汉疫情已经难以控制。但这段期间,中国政府逮捕揭露内情之医护人员,欺瞒大众疫情,导致湖北仍举办各类年节活动,过年前500万人毫无防备离开武汉,让病毒得以传播,一面却向国际放出「不确定人传人」、「疫情可控制」之假消息,降低国际防备。 中国政府不愿意揭露完整资讯,带头公开作假,是全球疫情失控元凶!而当我们看到,日本疏于面对「想定外灾难」,加以顾虑太多,盲信WHO等国际组织发送的资料,导致防疫工作停滞。 反而是台湾即时应变的作法,超越了日本。而在灾难中,台湾人民共同体意识也出现,我们可以很明确看到,谁会帮忙,谁在扯后腿?  看更多 武汉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 最新报导: https://bit.ly/37gsay1★ 三立新闻网提醒您:防范武汉肺炎,肥皂勤洗手、必要时戴口罩、避免食用生肉及生蛋、少去人多的场所、避免接触禽畜类动物!回国若身体不适请主动通报,14天内出现疑似症状请先拨打防疫专线,并戴上口罩尽速就医,务必告知医师旅游史。※ 免付费防疫专线:1922、0800-001922

防疫是台湾的全面战争 陈柏惟:无法再负荷内贼背后插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