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直击》纽约医院尸体清不完 医师家附近不断被纵火

美国直击》纽约医院尸体清不完 医师家附近不断被纵火-武则天之后的皇帝
编辑:李自成宝藏                  2020年04月09日 16:59:51

美国直击》纽约医院尸体清不完 医师家附近不断被纵火

(编按:本文转载自作者4月7日脸书粉专。截至4月9日,确诊人数攀升至39万5011人,死亡人数1万2754人。 )

一般来说,需要急救或是紧急插管的广播叫做Rapid response(快速反应),医院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人员组成Rapid response team。

▲ 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威科夫医院(Wyckoff Hospital)外可见尸体。(图/路透)

最近院内已通知各研究人员,因为医疗人员短缺,如果没有特殊健康状况的研究人员,将有可能被重新训练,分发去做可负担的工作。

这个组成团队里至少有内科和麻醉科医师,可以快速的指挥急救或插管过程,因为新冠状肺炎的病人防护设备和状况的不同,我们特别组成了另一个团队叫做Code C,专门处理Code C的病人。

美国直击》纽约医院尸体清不完 医师家附近不断被纵火

(声明:以下皆摘自我的总医师的描述,我不认识总医师的朋友。)

波士顿现在也是状况告急,麻州目前有一万四千人确诊,我曾经工作的麻州总医院,原本是以研究与临床自豪,医院本身不止兼顾临床,也养了非常多的研究人员。

即使医院如此严峻,在家的人们有些太过无聊,又或者失业率攀高人们愤世嫉俗,总医师家附近不断被纵火,消防车进进出出。医院旁边的轮胎全被好事者刺破。媒体报导因为人们在家时间变长,家暴案例也节节升高。

▲美国纽约市囚犯8日来到哈特岛上,身穿防护衣,挖掘坟墓,埋葬死者。(图/达志影像/美联社)

● /美国外科住院医师、健康不平等与全球卫生研究者、换日线专栏作者。

自从新冠状肺炎在美国爆发以来,现在上班一整天都是Code C、Code C的响,急诊、病房、加护病房都有,有一天我上班时光一个早上就响了至少六次.....

后来他的第一个班,原本只要12个小时上了20个小时。因为如果他一走,他的其他同侪每个人要多接两个病人,等于一个人要顾七个ICU等级的病人。最后,他脱下口罩时,口罩已经不只是压痕,而是像压疮一样的痕迹。

他刚到病房才刚熟悉环境,马上就有两个病人死亡,他一个护士要顾五个ICU病人(通常一个ICU护士只顾两个病人)。第一天值班,他就有两个病人同时需要急救,他根本没办法同时两边跑。

他说,现在医院根本清不掉尸体,冰柜卡车、停尸间都满了,尸体不清走,房间清不出来。房间清不出来,救护车载来的人没办法进医院,因为没有空房,形成了恶性循环。

我们医院今天开会时也说,将有可能将我们科的医师助理(NP or PA)再训练,让他们去支援急诊和内科。

想想哈佛医学院几个医院里,资源最多的麻州总医院也必须出此下策。而哈佛的校长、英国的首相在昨(6)晚转入加护病房.......种种新闻,着实令人担心。

昨(6)天总医师说,他一个朋友目前从加州飞到纽约帮忙,第一天就被吓到了。

热门点阅》 ●本文获作者授权,转载自「」脸书专页。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欢迎投书《云论》让优质好文被更多人看见,请寄editor88@ettoday.net或,本网保有文字删修权。

真的很难相信短短一两个月变成这个样子,常常看着眼前的情况,都有一种超现实之感,我到底是活在哪个超时空的环境里还是哪个末日剧里..........

很伤心的是,这些都是眼前的日常生活。

昨(6)天值班的晚上和同事聊天,美国确诊飙升到35万(6日是35万,7日已将近37万),政府跟医院都做了很多极端的措施,所有非必要的商店全关、学校全停止上课,医院资源越来愈稀少,开始无所不用其极地省设备。

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我们医院创了一个广播码叫做Code C(取自新冠状肺炎的COVID 19的C)。

纽约已有两位住院医师死亡,底特律也有已经一位「再三个月就完成六年外科住院医师生涯」的年轻医师死亡,留下三个年幼的小孩和妻子,看了真的很令人伤心。

急救的时候,另外三个病人他也没办法管了,他没办法按时的给他们药物、监测他们,因为他还有另外两个病人命在旦夕。

狮身人面像|女子强奸男子|世界上最大的火车站|世界上最小的国家|人体漂浮|人死后去哪里了|失踪案|唐明皇与杨贵妃|世界上第一枚邮票|巨型海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