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宗海/《台北法案》通过后 可能引发更火爆的「后座力」-史前核反应堆

邵宗海/《台北法案》通过后 可能引发更火爆的「后座力」 • 

邵宗海/《台北法案》通过后 可能引发更火爆的「后座力」

这样庞大票数,在在说明在美国共和与民主两党,加上独立的1席,对台湾的支持已有一面倒的共识。本来两岸争执的和平解决,应是由双方自行面对来处理,根本不应借手第三者。

在参议院,法案是以「一致同意」方式通过,众议院通过《台北法案》,则是415票赞成、0票反对的票数。

众院外交委员会在10月30日对议案进行审议,以口头表决方式,无异议通过。

其实真正让作者深感这项法案会对两岸带来的冲击,并不只是法案的内容而已,应在讨论法案过程中,展现出美国这个国家,透由本身在国会中通过的法律,来牵制或干涉两岸之间的企图。

如果说,美国国会中已经有人开始蕴量重新外交承认台湾,一如1978年当时经过国会的讨论,最终通过了《台湾关系法》,那么这样外交层次的大翻转,受到冲击的当然是北京,但台北也绝对不会是受益者。

▲提出《台北法案》共和党籍参议员贾德纳(Cory Gardner)(左一)。(图/翻摄United States Senate Committee on Foreign Relations)

特别需要两岸共同来关注的,是法案在参众两院讨论的过程中,发现美国国会已蕴藏了一份对中国大陆以及台湾未来可能的政治走向,有种「主导」作用,极有可能对已逐渐走向脆弱互信的两岸,带来更大的冲击。

但本文里比较有意思的是:重点不在内容的剖析,因为它尚未执行,必需在日后才能检验。但是另方面,在法案审议过程中,有些现象曝露出美国在两岸之间的企图心,作者觉得那才是值得外界来重视。

▲赖清德感谢美国通过台北法案。(图/翻摄自赖清德脸书)

3. 美国国会怎么来看这项法案通过之后的政治意义

由于两院通过的提案内容最后完全一致,草案在两院皆通过之后,便送交川普总统,在2020年3月26日签署后就成为法律。

1. 在参院的审议过程法案最早是在2018年就提出,是鑑于当时台湾自2016年后,一连串失去了圣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马、多明尼加、布吉纳法索、萨尔瓦多等邦交国。而同时间,在2013年已与台湾断交的甘比亚,也于2016年3月与中国大陆恢复邦交。

▲美国总统川普签署《台北法案》。(图/路透)

● 邵宗海/澳门理工学院名誉教授

最后,众议院于2020年3月6日以415票赞成、0票反对的压倒性票数,高票通过《台北法案》众院版法案。

2. 在众院审议的过程另外,在2019年10月18日,众议院也由众议员匡希恒(John Curtis),会同其他共同发起人,包括:众院外交委员会资深议员麦克考(Michael McCaul)、众院台湾连线共同主席巴拉特(Mario Diaz-Balart)和西尔斯(Albio Sires),以及众议员冈萨雷斯( Vicente Gonzalez)等,在众议院提出法案的「众院版」版本(H.R.4754)。

邵宗海/《台北法案》通过后 可能引发更火爆的「后座力」

夏伯特说:《台北法案》引发我们要思考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干脆承认台湾?台湾人民不想要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在看到几个月来中国对香港人权公然不理的情况下谁能怪他们呢?」

所以,法案推动并不顺利,而且当时也未能排上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议程,结果法案推动没有持续。

2. 另外是,法案通过时的票数也是令人警惕。

直到2019年5月23日,共和党籍参议员贾德纳(Cory Gardner)、卢比欧(Marco Rubio)等4位跨党派参议员决定捲土重来,再次提出《台北法案》。相较2018年版本,这次法案不只计划协助台湾巩固邦交国,更纳入2项新的重点,包括支持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及增强美台双边经贸关系。

二、法案「审议过程」中对两岸关系可能造成的影响

参众两院的法案版本原先内容几乎完全相同,但众议院相关委员会随后决议采用了参院版法案的案号(S. 1678),并对法案内容稍作修正,包含移除鼓励美台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等相关章节,改以较广泛文字取代。

因此,在2019年9月25日,贾德纳等4位参议员共同提出法案的「参院版」(S. 1678),先经由参院外委会的通过,再在2019年10月29日于院会中,由参议员卡西迪(Bill Cassidy)在议场代理多数党领袖总结当日会议时,提请院会同意。

众院提案议员匡希恒(John Curtis)也表示,《台北法案》的整体目的,不只是要让人们认知到台湾与美国关系中的重要性,同时也要外界看到台湾在国际经济上的重要性。

一、《台北法案》在参众两院的审议过程

但至少可以这样说:参众两院通过的《台北法案》草案都有针对「北京」的痕迹,超党派的一致性,代表美国已有全面来抗衡中国大陆的准备,台北是不是它所运用的棋子,就很值得思考。

1. 本次法案不仅是快速推动,而且几乎在参众两院中得到超越党派的全力支援。

探讨《台北法案》,应该着重在这个法案到底是想表达什么样的内涵与目的。

热门点阅》●本文获作者授权,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欢迎投书《云论》让优质好文被更多人看见,请,或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网保有文字删修权。

美国众议院议长裴洛西(Nancy Pelosi)在《台北法案》于众院通过之后,曾在推特上发文,表示法案的通过,有助于维护和提升台湾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裴洛西尚重申,未来美国国会将持续在向世界传达一个讯息,就是「美国与台湾站在一起」。

这是继2018年3月16日签署《台湾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后,川普签署的第2项与台湾直接相关的友台法案。

《台北法案》最后逐以「一致同意」方式通过,并获代议长裁决通过,获得参议院全院通过。

这个说法,连众院外委会亚太小组委员会资深共和党议员约霍(Ted Yoho, R-FL)也赞同夏伯特的看法,认为现在已经「到了美国承认台湾是一个国家的时候了」。

 ▲美国众议员约霍(Ted Yoho)分享与赖清德的合照。(图/翻摄自推特/Ted Yoho)

就像众院版本的提案人匡希恒说:「这个法案还需要经过筹款委员会的审议,所以我们需要跨过那个障碍才能把它送到众议院院会。我们希望在那里也能够得到和这里一样的支援。清楚的是,它是超党派的,这非常重要。它不是一个共和党的议题,也不是一个民主党的议题,它是一个美国的议题」。

▲陆官媒央视及人民日报发文批美通过台北法案。(图/翻摄微博)

因此,针对票数,作者是特别提醒:台北固然不需沾沾自喜,毕竟美国的承诺是否实践,尚是个未知数;而北京,更应需要来自我警惕,为什么两岸很多缺口,都能让美国来「见缝插针」?

参院提案议员贾德纳则在声明中表示,美国将「运用所有工具支持台湾在国际舞台的地位」,并对那些「正在考虑从台湾转向中国靠拢的国家发出强烈信息,那就是这么做是会有后果的。」

3. 众议员夏伯特(Steve Chabot, R-OH)在10月30日在众院表决之前的一段发言,是让作者警觉:美国对台湾的「支援」,可能会引发更火爆的「后座力」,让两岸关系进入更为抗争的情势。

这在美国国会法案通过的历史纪录上,确是很少见到有这样强的共识。到底是台湾争取到国会两党的一致支持?还是美国对中国大陆在区域称霸,或中美贸易战中引发的反弹,进而移转到对台湾的支持?可能已非本文篇幅所能解析。

作者姑且先称之为「法案的后座力」,其中有三点值得重视:

邵宗海/《台北法案》通过后 可能引发更火爆的「后座力」
分享
更多相关文章
中国真实灵异事件|西晋第一个皇帝|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安禄山与杨贵妃|安禄山与杨贵妃|越南乳瓜|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乾隆皇帝的儿子|世界地震|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历史故事